<form id="dipg8"><legend id="dipg8"><noscript id="dipg8"></noscript></legend></form>
<sub id="dipg8"><table id="dipg8"><small id="dipg8"></small></table></sub><sub id="dipg8"><table id="dipg8"><small id="dipg8"></small></table></sub><sub id="dipg8"><listing id="dipg8"></listing></sub>
  • <var id="dipg8"><code id="dipg8"><blockquote id="dipg8"></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dipg8"></form>

    1. <sub id="dipg8"><table id="dipg8"></table></sub>

       
        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游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游線路
      ·市情概況
      ·自然環境
      ·歷史簡況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筑業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環境質量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臨川文化
      改變湯顯祖命運的《論輔臣科臣疏》
      2011-01-19 16:41:25     華夏經緯網
          人生的關鍵之處常常是瞬間的事情,有人會把握住機會順利升達,有人則會喪失機遇而淪為下僚。在此伏仰之間的選擇稍有不慎,結果就會大相徑庭。所以每個人,尤其是從政者尤為不可不小心對待每一次時運契機。從這一點上講,湯顯祖的人生遭際是十分典型的。明萬歷十年(1582),自求外放離開了政治中心北京的湯顯祖,在南京的幾年中還是有機會入京為官的,但前提是要與內閣重臣搞好關系,而他卻堅決拒絕這樣做。他在閑官任上即便閉目養神也還是可以緩慢升遷的,可天性看重品格又懷抱政治理想的湯顯祖卻身閑而心口不閑,幾乎一到南京就卷入政治的漩渦,與一些激烈抨擊萬歷朝政的中下級官員站在了一起,十分引人注目。這樣的立場直接導致了他上疏言事并由此而仕途多舛。

        湯顯祖不僅作為明代著名的文人而名垂青史,為世人景仰,他的政治生涯也是很有光彩的。他出身于書香門第,祖上雖無高官厚祿,但家中衣食豐裕。像舊中國的許多知識分子一樣,湯顯祖所走的也是一條讀書科舉之路。他14歲進學成為秀才,21歲中舉,可謂少年得志。從22歲起他就向著政治生涯的輝煌起點----進士沖刺,但由此開始他卻飽嘗了仕途的酸甜苦辣。其間,他參加進士考試4次,如果說前兩次參加進士考試,可能是由于文章不大適合考官的胃口而落選的話,那么隨后兩次進士考試的不得志,則完全是他個人的政治取向所致。歷經兩次考試失敗的湯顯祖,對自己的文才仍是很有信心的,因為此時他在詩壇已備受關注,特別是他的詩集的刊行使他文才名播天下。當時的首輔宰相張居正也看重湯顯祖的文名,為了遍招海內名士擴大自己的政治勢力,也為使自己的兒子在進士考試中名列前茅,他先后兩次派人延納湯顯祖,并許諾讓湯與其子一起狀元及第。這應是湯氏步入政壇把握時運的良機,可他拒絕了。第五次參加進士考試已是張居正死后一年的事,他以較后的名次入選。此時幸運之神再次向他招手,新一任的內閣權臣申時行、張四維又來招他入幕,承諾讓原無資格參選庶吉士的湯顯祖參選,以便他順利地進入翰林院,為日后成為內閣大學士鋪平道路?蓽线是拂卻了申、張的美意,最后去南京做了個由七品到六品的閑官。

        明萬歷十五年到十七年(1587—1589)發生了全國性的大災荒,人民生活十分困苦。萬歷十八年(1590)西北邊防洮州失事,由于申時行與邊將通賄,使明軍無心戰守,湯顯祖對此極為憂慮。萬歷十九年閏三月出現了彗星,依古人“天人感應”之見,此天象是不祥之兆。湯顯祖看到萬歷皇帝借此責難官員的圣諭后認為這是一個針砭時弊、彈劾無行權臣的好機會,于是他上了一道《論輔臣科臣疏》。這是湯氏向萬歷皇帝分條陳述輔臣科臣問題的奏疏。是其政治觀點與政治熱情的集中體現,同時,也是一篇改變他命運的卓絕文章。對仕途已經坎坷多難的他來說,這篇奏疏無異于雪上加霜,政治悲劇由此始。

        二千余言的上疏,湯顯祖首先引述“圣諭”作為自己上疏的緣起和基礎,對皇帝“正人臣之義,誅邪佞之心”大加肯定。接著指出“夫臣子本心,自由衷赤;權利蒙之,其心始黑。非必六科(即吏、戶、禮、兵、刑、工六科給事中)十三道(明朝分全國為十三道監察區)盡然,特一二都給事等,有勢力小人,相與顛倒煽弄其間耳……皇上威福之柄,潛為輔臣申時行的專權行為促使科臣為官不正,同時也影響了皇帝的權威。隨后,湯舉出丁此呂、晚國欽為戒,恐失富貴也”。由此產生的后果是:“言官中賄囑附勢,盛作不忠之事。躥竊富貴者,往往而是。年升閏升以為例,固然矣。故此輩不知上恩,專感輔臣。其所得爵祿,若輔臣與之者。雖他日有敗,今日固已富貴矣!惫賳T為了個人利益不擇手段地巴結權臣,無所顧忌,楊文舉、胡汝寧就是這一類官員的典型代表。最后,湯顯祖說:“失此不治,臣謂皇上可惜者有四:專權者利用皇帝的爵祿培植自己的勢力,進而妨礙國家利益;升遷的官員對輔臣感恩戴德,為官無品行,欺蔽了皇帝;輔臣以個人好惡任免官員,無王法可依;皇上執政二十年,前十年張居正把持朝政,后十年申時行專權誤國,二人雖性情不同,但結果一樣,都以個人的意志結黨營私!

        鑒于此,湯顯祖建議皇上批評申時行的誤國行為,令其將功補過,盡快罷免楊文舉、胡汝寧這樣的無行科臣,選用“素知名節者”,“如此豈惟星變永消,臣且為陛下奏泰階之符也”。利用天象說時政在現在看來不盡科學,但湯顯祖借此上疏的精神實質是針砭時弊,從文章的寫作來講也是有序有感、意正辭切的,是合手這種文體的規范的。湯顯祖抱著為國分憂、仗義執言的政治熱情上疏,其間也揉雜有自己賦閑的郁懣以及求仕歲月里的不平之氣。他所痛斥的權臣在其后不久都得到了應有的“報應”,說明他的建議是正確的。然而湯氏始料不及的是,他因此疏被貶謫到雷州半島南端的徐聞縣,政治生命也隨之走向末路。盡管在其后的幾年中他盡可能在自己的轄區中艱難地實踐著政治理想,但終于無法持久。他無奈在萬歷二十六年(1598)決計棄官歸家,時年49歲。封建政治是殘酷的,他的一走了之沒能引來同情和勸慰,反而在3年后以“浮躁”的罪名被追論削籍。至此他再也無望涉足政壇,在家鄉過著半隱居的生活終其余生。

        觀湯顯祖的人生歷程,他不與權貴為伍的操守、熱情勤勉的高尚品德為人贊許;同時,他性格中的過于率真、恃才傲物的浪漫氣質使他無法圓轉處世,最終不可能成為一名封建社會的職業政治家。周明初先生說得好:“理性和隱忍,機警和通變,深沉和權謀,勇猛和堅毅,還有忍辱負重,屈已下人,甚至卑躬屈膝,乃至為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代價、不擇手段,這些素質在湯顯祖身上都很少具備!保ā稖@祖:在政治與藝術之間》)由于他把政治看得過于簡單,對上疏言事的后果考慮不慎不周,從而導致了他政治上的慘敗。湯顯祖在步入政壇之初,炙手可熱的首輔張居正兩次給他高中狀元的機會,對他可謂情有獨鐘;申時行、張四維以權臣的威望破格保舉他參選庶吉士而入選翰林院,可謂前途光明。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機會,對于一個想要在政治上有所作為的青年士子來說是求之不得的。況且在仕途之中上級或長者的提攜舉薦是必不可少的,而且往往是至關重要的。一個人的德、才、能要體現出來,必須要有機會,要為世所用得有伯樂,所以與自己周圍人尤其是上級保持良好的人際關系是渴望成功的求仕者的必備條件。湯顯祖恰恰在這一點上表現得極不成熟、極不識時務。所以他放棄了、錯過了。他的奏疏更是沒能很好地揣摸對象的心理,有逆鱗之嫌,觸怒了皇帝,那么被貶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然而湯顯祖畢竟是難得的才子,仕途被阻塞,卻促使他把激情與豐富的經歷點化為文化藝術的巖漿噴發而出,他的《牡丹亭》、《南柯夢》、《邯鄲夢》以其絕妙的構思與瑰奇的文辭蔚為中國文學史上的一大奇觀,這又不能不感謝仕途的不幸。如果不是政治上的徹底失敗,就不會有文學上的巨大成就。湯顯祖一生三分之二的時間是在仕途上苦苦追求與拼命掙扎的,但他并未得到應有的回報,甚至在已經淪為平民,無法實現政治理想的晚年,他還寄希望于孩子、弟子們,教誨他們去讀書制藝,積極入仕。所以他一生都未能徹底脫離政治。相反,在文學戲劇創作上,他似乎并未花太大的氣力,他的“臨川四夢”卻成為寶貴的文化遺產,為后世所傳揚。

      (李賢哲)

      撫州市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