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dipg8"><legend id="dipg8"><noscript id="dipg8"></noscript></legend></form>
<sub id="dipg8"><table id="dipg8"><small id="dipg8"></small></table></sub><sub id="dipg8"><table id="dipg8"><small id="dipg8"></small></table></sub><sub id="dipg8"><listing id="dipg8"></listing></sub>
  • <var id="dipg8"><code id="dipg8"><blockquote id="dipg8"></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dipg8"></form>

    1. <sub id="dipg8"><table id="dipg8"></table></sub>

       
        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游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游線路
      ·市情概況
      ·自然環境
      ·歷史簡況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筑業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環境質量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臨川文化
      湯顯祖捐資辦書院
      2011-01-19 16:40:16     華夏經緯網

      鄧全恩

        湯顯祖有篇《貴生書院說》,廣東徐聞縣百姓把它鐫刻于石碑上,豎立在貴生書院內,一直保留到現代!拔母铩敝,著名戲曲家田漢訪問徐聞時,細讀遺碑碑文,感慨萬千,并賦詩一首:萬里投荒一邑丞,孱軀那耐瘴云蒸。憂時亦有江南夢,講學如傳海上燈。應見湎茄初長日,曾登唐塔最高層。貴生書院遺碑在,百代徐聞感義仍。

        讓我們從湯顯祖的詩文和傳記中,探尋當年湯公創辦貴生書院的歷史足跡。

        萬歷十九年(1591)辛卯,湯顯祖因上《論輔臣科臣疏》遭貶,離開陪都南京。他于五月底回到臨川,九月初,即辭別親人往徐聞貶所赴任!敖鸬绦闭章,瑤水暮風旋?蛪舫跻普,勞歌始扣舷!熠M江連峽,雷瓊海隔天,淪浪誰莞爾,歧路欲潸然!边@是湯顯祖自臨川前往徐聞寫下的《初發瑤湖次宿廣溪》詩,詩中充滿對家鄉的眷戀,雖然“命飄危葉”,但望“殊方勝緣”,慷慨悲歌,動人肺腑。嶺南風景秀麗,多名山勝跡,對湯顯祖來說,這次得以路過,也是一種機緣。他沿途留下許多詩賦。當過開平縣長沙圩時,由于此地名與湖南長沙同,觸景傷情,不免以賈誼自喻:“樹慘江云濕,煙昏海日斜。寄言賈太傅,今日是長沙!保ā抖葟V南蜆江至長沙口號》);海上看見與風浪搏擊的海燕,更是心潮澎湃,在雜詠中吟出“愈高飛愈疾,愁絕叫天兒”和“海南何得爾,能事李將軍”的詩句,以此表白自己的胸懷。湯顯祖正是抱著這樣的心情,經過長途跋涉,于該年冬天到達徐聞縣。

        “徐聞吞吐大海,白日不朗,紅霧四障,猩猩寓寓,短狐暴鱷,啼煙嘯雨,跳波弄漲!保ㄠu迪光《臨川湯先生傳》)。這里地理環境如此,民情風俗方面又缺少禮義,人們輕生好斗。湯顯祖初到該地,感覺殊苦。然而湯顯祖的才名早已傳遍嶺南,徐聞雖蔽壅,凡讀書人都知道他。在下榻的公署里,天天擠滿了前來求教的人,很快讓他擺脫了郁悶和寂寞,并自然地使他想到:何不在此辦一所書院,既可滿足讀書人的要求,又可倡導文明,轉化民俗。當時徐聞縣令熊敏,系江西新昌(今宜豐)人,早湯顯祖一年到任。他敦厚熱情,得知湯顯祖的想法后,立刻予以支持。經商議,同意在縣城之北挑選一塊清爽之地作院址,但款項卻要另外籌措。

        湯顯祖自萬歷十一年(1583)癸未三月進士及第后,觀政于北京禮部,因不受輔臣張四維、申時行的招致,第二年自請調任南京太常寺博士。入仕八年多時間,雖身居禮部主事,也為生計發愁,干旱之年,曾發出“水價日百錢,淮清江水闊。他生?囵,今生直愁渴”的嘆息。幸好遭受貶謫之時,摯友劉士和(名應秋,江西吉水人,湯顯祖同年進士)在南京國子監任司業,既為他赴徐聞貶所作了周到的安排,又爭取了一筆勞餉。這筆不算豐厚的經費,本來正可用于置備一些日常用品,但是,湯顯祖寧可生活因陋就簡,也把它全部捐出,以助籌建書院。

        嶺南之冬是溫和的,對于多年生活在南京的湯顯祖,甚至察覺不出冬季的到來。他曾泛海游覽五指山、百尺樓和百沙漁港,也曾到黎族地區體察民情,更多的時間是同當地百姓一起,講學論道和督辦書院的施工建設。隨著壬辰年春天的來臨,朝廷調湯顯祖為浙江遂川知縣。這道調令對湯顯祖來說,有點突然,他最放不下心的就是貴生書院尚未竣工。

        離任臨行時,為進一步規勸當地人民愛惜生命,改變風俗,湯顯祖慎重地撰寫了《貴生書院說》,并留下一首詩作:天地孰為貴,乾坤只此生。海波終日鼓,誰悉貴生情。

        已赴新任,他仍然念念不忘此事,認為自己該辦的事沒有辦完,有孚眾望。當他回到臨川時,不久即收到貴生書院建成的來信,馬上高興地寫了《答徐聞鄉紳》的回函,曰:萬里手教,如扶搖從天池南下……聞貴生書院成,甚為貴地欣暢。然必有人焉,加意講德纮歌鼓篋其中,乃不鞠為茂草耳。

        湯顯祖創辦貴生書院的義舉,加強了南北文化的交流,對徐聞地區乃至整個嶺南、瓊島文化的繁榮,都有著深遠的影響。當時,劉應秋在他的《徐聞貴生書院記》一文中,就給予了高度的評價:“義仍文章氣節,嚆矢一時,茲且以學術為海隅多士瞽宗,則書院之興頹,吾道明燭之一關也!

      撫州市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