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dipg8"><legend id="dipg8"><noscript id="dipg8"></noscript></legend></form>
<sub id="dipg8"><table id="dipg8"><small id="dipg8"></small></table></sub><sub id="dipg8"><table id="dipg8"><small id="dipg8"></small></table></sub><sub id="dipg8"><listing id="dipg8"></listing></sub>
  • <var id="dipg8"><code id="dipg8"><blockquote id="dipg8"></blockquote></code></var>
    <form id="dipg8"></form>

    1. <sub id="dipg8"><table id="dipg8"></table></sub>

       
        首頁 | 撫州視窗 | 撫州名人 | 臨川文化 | 古建遺風 | 民俗風俗 | 旅游景點 | 文化勝跡 | 旅游線路 | 黨風廉政建設專欄
      ·市情概況
      ·自然環境
      ·歷史簡況
      ·綜合
      ·農業、工業和建筑業
      ·固定資產投資
      ·國內貿易
      ·領導介紹
      ·涉臺機構
      ·機構設置
      ·環境質量狀況
      ·氣候狀況
      ·水資源
      ·能量資源
      ·土地資源
      ·礦產資源
      ·地理環境
      當前位置:首頁>>撫州概況
      歷史簡況
      2016-03-07 12:46:58     華夏經緯網

        來源:撫州市地方志辦 

        【政區沿革】 夏禹治水后,全國以自然分區法分為九州,撫州市境內屬揚州。周武王十三年(前827)屬吳。春秋為百越之地。戰國周顯王三十五年(前334)屬楚。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境區屬九江郡。

        西漢高祖四年(前204),境區屬淮南王領地。六年,分淮南王國部分屬地置豫章郡,轄18縣,以豫章南境地為第11縣,定名南城縣,此為撫州市境區建縣之始。東漢永元八年(96),置臨汝縣。南城、臨汝兩縣均屬揚州豫章郡。

        三國吳太平二年(257),分豫章郡之臨汝、南城兩縣地置臨川郡,此為撫州境區建郡之始。臨川郡隸揚州,以臨汝為上縣,南城次之。同年,又析南城縣東南部分置東興、永城、南豐3縣,析臨汝西南部分置西平、新建、西城、宜黃、安浦5縣。至此,臨川郡轄臨汝、南城、西平、新建、西城、宜黃、安浦、南豐、永城、東興10縣?ぶ闻R汝。

        西晉元康元年(291),臨川郡屬江州,轄區不變。齊建元元年(479),臨川郡治由臨汝遷南城。普通三年(522),分臨川郡之地建巴山郡,另置巴山縣。臨川、巴山郡同屬江州。臨川郡轄臨汝、南城、西豐、宜黃、安浦、南豐、永城、定川8縣,治南城,同年遷治臨汝。巴山郡轄新建、西寧、巴山、大豐、新安、興平、豐城7縣,治公溪古城。梁太平二年(557),臨川、巴山郡屬高州。

        隋開皇九年(589),平陳、總管楊武通奉使安撫,廢臨川、巴山兩郡置撫州(取安撫之意),撫州之名始于此。將西豐、定川兩縣并入臨汝縣,改稱臨川縣;將南豐、永城兩縣并入南城縣;廢大豐、新安、巴山、新建、興平、豐城、西寧7縣,置崇仁縣,宜黃、安浦兩縣亦并入崇仁縣。十二年,以鉛山縣及光澤縣置邵武縣。撫州轄臨川、南城、崇仁、邵武4縣,治臨川。大業三年(607)。改撫州為臨川郡。

        唐武德五年(622),改臨川郡為撫州,隸洪州總管府。又以南城縣之一部分另置永城、東興兩縣;以崇仁縣之一部分另置宜黃縣;以邵武縣之一部分另置將樂縣。撫州轄臨川、南城、崇仁、邵武、永城、東興、宜黃、將樂8縣。七年,改洪州總管府為都督府,撫州屬之。將永城、東興兩縣重新并入南城縣,又以將樂縣重新并入邵武縣劃歸建州。八年,將宜黃縣并入崇仁縣,撫州僅轄臨川、南城、崇仁3縣。貞觀元年(627),撫州屬江南道。景云二年(711),析南城縣之一部分另置南豐縣。先天二年(718),南豐縣重新并入南城縣。開元八年(720),重置南豐縣。撫州轄臨川、崇仁、南城、南豐4縣,治臨川。二十一年,撫州屬江南西道。天寶元年(742),改撫州為臨川郡。乾元元年(758),臨川郡復為撫州。元和六年(811),升撫州為上州。咸通六年(865),升江南西道為鎮南軍,撫州屬之。后周顯德五年(958),以臨川縣上幕鎮、歸政鄉設金溪場。

        北宋初年,撫州為南唐轄地。開寶元年(968),置宜黃場。二年,以南城置建武軍,隸江南西道,治南城。三年,改宜黃場為宜黃縣,屬撫州。八年,南唐亡,改撫州為軍州,撫州、建武軍歸宋,屬江南西路。太平興國元年(976),撫州、建武軍改屬江南路。四年,改建武軍為建昌軍。淳化二年(991),南豐縣改屬建昌軍。五年,金溪場改金溪縣。撫州軍轄臨川、崇仁、宜黃、金溪4縣,治臨川。建昌軍轄南城、南豐2縣,治南城。南宋紹興元年(1131),撫州、建昌軍改屬江南東路。四年,復屬江南西路。八年,置新城、廣昌縣。十九年,置樂安縣。撫州軍轄臨川、崇仁、宜黃、金溪、樂安5縣,治臨川。建昌軍轄南城、南豐、新城、廣昌4縣,治南城。

        元朝至元十三年(1276),改撫州軍為撫州路,次年又改建昌軍為建昌路。撫州、建昌路同屬江西行中書省。十九年,南豐縣升為南豐州,又名嘉禾州,直屬江西行中書省。撫州路轄縣、治所不變。建昌路僅轄南城、新城、廣昌3縣,治所不變。

        明洪武元年(1368)正月,改撫州路為撫州府,改建昌路為肇昌府。九月,又改肇昌府為建昌府。三年,南豐州復改南豐縣。九年,廢行中書省,撫州、建昌兩府同屬江西布政使司湖東道。撫州府轄臨川、崇仁、宜黃、金溪、樂安5縣,治臨川。建昌府轄南城、南豐、新城、廣昌4縣,治南城。正德七年(1512),置東鄉縣,隸屬撫州府。萬歷六年(1578),置瀘溪縣,隸屬建昌府。

        清順治二年(1645),撫州、建昌兩府均屬江西省湖東道。雍正九年(1731),撫州、建昌兩府改隸江西省南撫建道,轄縣、治所不變。

        民國元年(1912),廢府及直隸州,原撫州、建昌兩府所轄11縣均直屬江西省。3年,全國統一改變同名縣名,新城縣易名為黎川縣,瀘溪縣易名為資溪縣。20年夏,南城、黎川、南豐、宜黃、樂安5縣屬第七區,廣昌等4縣屬第六區,金溪、資溪等4縣屬第八區,臨川、崇仁、東鄉縣仍直隸于省。同年12月,各縣仍直隸省。21年夏,江西省以下劃為13個行政區,臨川、金溪、資溪、東鄉與貴溪、余江等6縣屬第七行政區,南城、黎川、南豐、崇仁、樂安、宜黃6縣屬第八行政區,廣昌縣屬第十二行政區。24年,江西省縮為8個行政區。臨川、南城、黎川、南豐、崇仁、樂安、宜黃、金溪、資溪、東鄉、光澤11縣屬第七行政區,治南城。廣昌屬第八行政區。

        1929~1934年,域內土地革命逐步深入,蘇區地域日益擴大。從1929年4月開始,宜黃、樂安、南豐、南城、廣昌、黎川、資溪、崇仁、東鄉等縣及蘇區新置的南廣、貴南、東方、赤水、金南、建東、黎南、廣赤等縣都先后建立了縣革命委員會籌委會、縣革命委員會、縣蘇維埃臨時政府或縣蘇維埃政府、三縣蘇維埃聯合政府。1933年5月,閩贛省革命委員會在黎川縣湖坊成立,隨后建立的閩贛省蘇維埃政府管轄黎川、資溪、南豐、南城、金溪、貴南、金南、東方、建東、黎南等縣蘇區。由于國民黨軍“圍剿”,蘇區政權存在的時間或長或短。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利,紅軍作戰略轉移,除資溪縣部分地域的蘇區武裝仍堅持游擊斗爭外,全市境域各級蘇維埃政府都先后停止活動。

        1949年5月,東鄉、金溪、資溪、臨川、崇仁、宜黃、南城、黎川等縣先后解放。臨川、東鄉、金溪、資溪縣屬贛東北行政區貴溪分區。接著劃出臨川縣的羊城、東外兩鎮另置臨川市,亦屬貴溪分區。7月1日,以臨川市和臨川、崇仁、宜黃、南城、黎川縣正式組建撫州分區,分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設于臨川市羊城鎮。8月,南豐縣解放,屬撫州分區。金溪、資溪改屬撫州分區。9月,廣昌、樂安縣相繼解放,屬撫州分區,廣昌縣屬寧都分區。1950年4月,臨川市并入臨川縣,改置城關區。9月,改撫州分區為撫州區。1951年6月,臨川縣城關區改為撫州市,屬臨川縣轄市。7月撫州區改稱撫州專區。1952年12月,廣昌劃為撫州專區。1953年,撫州市改為撫州鎮,仍隸屬臨川縣。次年,撫州鎮升為縣級鎮,隸屬撫州專區。同年,廣昌縣劃歸贛南行政區管轄!拔幕蟾锩逼陂g,造反派奪取了撫州專員公署一切權力。1968年2月,正式成立撫州專區革命委員會,駐臨川縣撫州鎮。進賢縣劃入撫州專區。6月,東鄉縣劃歸撫州專區。1969年10月,撫州鎮改為撫州市。1973年2月,撫州專區改為撫州地區。1979年5月,撤銷撫州地區革命委員會,成立撫州地區行政公署。1983年8月,廣昌縣劃歸撫州地區。9月,進賢縣劃入南昌市。1987年8月,根據國務院的批復,撤銷臨川縣與撫州市,設立臨川市(縣級),由于種種原因,這一建制直至1995年1月才正式實施。2000年6月23日,國務院批復同意撤銷撫州地區和縣級臨川市,設立地級撫州市和臨川區,市人民政府駐臨川區。撫州市轄原撫州地區的南城、黎川、南豐、崇仁、樂安、宜黃、金溪、資溪、東鄉、廣昌和新設立的臨川區。10月20日,撫州市人民政府正式掛牌開始對外辦公,地址仍在原撫州地區行政公署內。2007年年初,位于贛東大道延伸段市行政中心峻工,2月1日,撫州市舉行市行政中心落成典禮,市人民政府搬遷至此辦公。      

        【歷史述要】 撫州又稱贛東。這一帶是中國南方開發較早的地區,擁有悠久而燦爛的文化,在歷史發展的長河中高潮迭起,屢領風騷。

        自古發達的農耕紡織  撫州的農業史與先民開發此地的歷史同樣悠久。夏商時,這里居住著三苗部落。漢代境內已設縣治(南城),居民“飯稻羹魚”。建縣于三國時期的南豐,因當地多次出現一桿數穗的“嘉禾”而被稱為豐縣和嘉禾縣。南朝時,區境內已呈現一派“桃李羅堂前,雞鳴桑樹巔”的田園景象。隋唐期間,撫州農業快速發展,人口大量增加。到宋代,人們墾山為田,“盱江南北,地方千里,田如錦繡,樹如煙云……”很多農村有了靠水力推動而自動提水灌溉的水車。直到20世紀70年代,這種水車仍是農民提水灌田的常用工具。秦漢時期,整個豫章郡已成為全國的主要產糧區和儲糧基地。贛撫平原的糧食和其他農副產品成為歷朝貢賦的重要來源,并源源不斷地運銷到江蘇、浙江、福建、廣東的眾多地區。

        氣候溫和、土地濕潤的贛東盛產葛、麻、桑、棉等紡織原料。數千年前,撫州人就利用野葛纖維紡織葛布。直到明代,這種清涼爽汗的布料仍被列為貢品。南宋紹興年間,僅建昌軍每年進貢的絹帛就達34000匹,是洪州府的1.5倍。撫州是國內著名的夏布產區,全區半數以上的縣盛產苧麻。近千年來,宜黃縣的夏布素負盛名。該縣的棠陰鎮是夏布漂染和集散之地,民諺“小小宜黃縣,大大棠陰鎮”道出其當年的繁榮。撫州還是江西最早生產棉布的區域。南宋晚期,區內一些地方就已種植木棉紡紗織布。明朝時,東鄉縣的萬石塘已成為非常繁榮的棉布集散地。當時朝廷每年向江西征收10萬匹棉布,其中將近半數出自撫州。撫州的棉紡織技術也在全國領先,這期間,蘇州、杭州等地的紡車還只是三維(錠),而樂安縣竟有五維紡車。連編著《農政全書》的徐光啟也大為驚奇,贊嘆說:“更不知五維向一手間,何所安置也!”

        跡遍中華的工匠商賈 宋朝時,撫州不僅農業、手工業跨入了全國的先進行列,商業貿易也出現驚人的奇跡:淳熙年間,撫州布商陳泰將巨資散貸給崇仁、樂安、金溪乃至吉安等廣大地區的農民,作為生產苧麻和夏布的本錢,以定購他們的產品。這種經營方式,在國內尚無先例。到明朝,撫州商人的足跡已遍及全國。萬歷年間,云南居民“十有五六”原籍在江西撫州,就連緬甸一帶村落中的首領、頭人也絕大多數是撫州人。湖南、湖北、貴州、廣東、福建等省,也是撫州商人活動的重要區域。湖南一帶至今還有“無江西人不成市場”的說法。

        馳名海內的中醫藥業  撫州歷代名醫燦若群星,名列中國醫學家詞典的就有100余人。江西歷史上的10大名醫中,撫州達7人之多。 臨川籍的南宋名醫陳自明,是中國最早的婦產科專家;南豐籍的宋代骨科專家危亦林使用麻醉藥比日本的華崗青洲早450年,他創立的懸吊法使脊柱骨折復位比英國的達維斯早600多年。

        撫州的中藥業有著和中醫同樣輝煌的歷史。明清數百年間,南城的“建昌藥業”和清江的“樟樹藥業”并肩共扛中華藥業的大鼎。建昌藥業源于東晉,至今已有1700多年的歷史。宋朝時,建昌鎮已成為江西藥材的重要集散地,官府在當地設立“建昌軍藥局”,規范成藥配方、管理藥材市場。明清兩代,建昌鎮和樟樹鎮同為江南藥業都會,鎮內加工藥材的作坊鱗次櫛比,藥攤、藥鋪、藥行、藥棧遍布街市。長期興盛的建昌藥業造就了數以千計的藥業人才。他們闖湖廣,走福建,去南洋,把“建昌幫”的炮制方法與調劑理論傳到國內外!罢翗涞穆返,建昌的制炒”、“藥不過樟樹不靈,藥不經建昌不行”,建昌藥業對祖國醫藥業的發展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層出不窮的俊杰英才  早在唐朝時,大詩人王勃就寫下“鄴水朱華,光照臨川之筆”的千古名句。宋朝以來,撫州更是群賢薈萃,英才輩出,如銳意改革的北宋政治家、思想家王安石,大散文家曾鞏;詞壇巨臂晏殊、晏幾道;被譽為“東方莎士比亞”的偉大劇作家湯顯祖;人稱“百世大儒”的哲學家、思想家陸九淵等。此外,還有南朝時卓越的軍事將領黃法氍;宋代著名學者李覯,地理學家樂史,醫林高手陳自明;元代歷史學家危素,教育家吳澄;明代功勛卓著的外交家黃孫茂,抗倭名將譚綸,頗有造詣的天文學家吳伯宗;清代的數學家、軍事著述家揭暄,方志學家李紱,書畫大師李瑞清,和林則徐齊名的禁煙名臣黃爵滋等。

        到了近代和當代,撫州孕育出更多的著名人物。如叱咤風云的革命家李井泉、趙醒儂、傅烈、周建屏;卓有建樹的文史學家游國恩、蕭滌非;著名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饒毓泰、余瑞璜、吳式樞;波譜學家丁渝;土木建筑學家黃強;鐵道機械工程專家程孝剛……。據不完全統計,當代在全國知名的撫州籍的專家、學者就有200余人。

        燦若星河的“臨川文化”  人才與文化向來互為因果。贛東自古人杰地靈、文化昌盛。撫州素稱文獻之邦。歷代鄉賢的著述汗牛充棟,被選入《四庫全書》目錄的就有206種。晏殊、晏幾道、陸九淵、王安石、曾鞏、湯顯祖、李覯、吳澄等大家的著作均為文學、哲學史庫中的瑰寶。樂史、李紱、危素、朱思本等在地理、歷史領域留下彪炳千秋的篇章。此外,在醫學、軍事學、文學理論和自然科學方面,古往今來都不乏撫州英才的輝煌篇章。

        撫州的教育事業長盛不衰。宋代全國書院僅400余所,撫州就有40多所,占1/10強。自宋至清,江西共有進士10553名,其中,撫州就有2450名,約占全省總數的23%。千余年間,“地無城鄉,家無貧富,詩書之聲,盡室皆然”。民國時期雖然戰亂頻仍,許多學校輾轉遷徙而師生不散,學風不衰。歷代相襲的尊師重教風氣,使得撫州教育至今仍在全國居領先地位。

        撫州民間文化藝術多姿多彩,并有著深厚的歷史積淀。南豐、樂安、廣昌一帶的儺舞被譽為“中國舞蹈藝術活化石”;多種多樣的燈采、道情、采茶戲源遠流長。境內古代民居星羅棋布,古寺、古塔、古橋、古戲臺、古牌坊等各具特色。被稱為“千古一村”的樂安流坑展現出撫州明清兩代的建筑大觀。

        撫州的革命傳統文化尤為珍貴。隨著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建立,毛澤東、周恩來、朱德、鄧小平等在這一帶領導人民群眾開展革命斗爭。這一段光輝歷史和優良的革命傳統一起,成為中華兒女奮發進取的精神源泉。

      撫州市人民政府臺灣事務辦公室